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Filed under: 商业 | 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2018-03-16
你以为有钱人真的很快乐吗?是的,他们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姑妈的儿子,也就是我表弟,1993年出生,是个佛系青年。

平时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就是:

“都行,随便,没问题,也可以……”

做什么事都是一副无所谓的状态。

但就是因为做事随随便便,

他前几天被老板炒了鱿鱼,

姑妈气得不得了:“你再不上进,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

表弟慢悠悠地说:“做个平凡人也很好啊。”

姑妈急了:“好个屁。”

表弟立马百度出两条新闻。

第一条,是一个调查。

“财经作家吴晓波搞了一个调查:

发现中国三分之二的富豪活得不快乐。”

第二条,是关于马云的。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就是创建了阿里巴巴。

我本来只是想成立一家小公司,

没想到它变成了这么大的企业。

我最快乐的日子,是拿91元工资的时候。”

表弟指着两条新闻对姑妈说:

“看见没,富豪们也活得都不快乐。

马云觉得最快乐的日子,

就是他最贫穷的时候,

所以平凡有什么不好。”

马云在《开讲啦》上说:“其实钱有什么用,财富有什么用。

我从来没碰过钱,我对钱没有兴趣。”

他当然对钱没兴趣,

因为钱实在是太多了。

马云有多少钱?

相当于你每天中个500万,连续中一百多年。

马化腾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我们都是普通家庭,

没有什么特殊的,

顶多是房子大一点。”

是的,他的家很普通,

不过就是位于三亚圣地珍珠海岸而已。

是的,他的家只大一点,

不过就是占地四亩而已。

有钱人说“钱多了不开心”,

就像美女说“长相其实并不重要”,

就像瘦子说“胖一点好,健康”,

只是虚伪地随口说说而已,

你若当真,就输了。

“有钱人活得不开心”,

我觉得是给底层人洗脑的一个最大谎言。

真相是: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无法想象。

3月3日,孙俪发了条微博:“刚才经纪人要和我说我的工作安排,

然后我先把今年的旅行计划告诉了她,

她啥也没说,合上本子,

就走了,感觉快要辞职了。”

网友在下面留言说:

“这是要罢工的节奏啊。”

“娘娘真是任性啊。”

孙俪一直很任性,2017年就是如此。

2017,她只拍了一部电影一部剧,

然后就任性地罢工了:

“种花种菜收养猫狗,

带两个孩子出门旅行,

学品咖啡、学做西餐,

满世界找自己喜欢的茶,

健身、录歌、画画、做手工……”

孙俪为什么能够活得如此任性?

有钱。

她两部戏的片酬加起来就超一亿。

去年,李晨向范冰冰求婚,送了一枚价值5000万的钻戒。

看到这钻戒,有人说:

“这么大一颗,戴起好不方便。”

一位网友神回复说:

“你以为范冰冰是你吗,

要戴钻戒洗衣、插秧、干农活吗?”

去年,还有一则更有趣的新闻。

一个小白领,攒了半年钱,

狠心买了一件三万五的香奈儿上衣,

穿了几次后,一洗,衣服掉了色,

她无比生气,打电话咨询香奈儿客服。

可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

“我们这款产品,

设计时根本就没考虑过要洗,

穿几次肯定就是要扔掉的。”

一位网友看到此新闻后评价说:

“贫穷再一次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你认识的有钱人是怎样生活的?

Emma回答说:

“十几年前我到英国读中学,

被中介弄进了一所贵族女校。

里面好多‘女版王思聪’。

她们很想吃东西,但怕长胖,

所以有个挺变态的做法:

傍晚饿了,就去买三文鱼,

回来煎香,闻香解馋,

然后一口不吃就直接扔掉……”

李小喵回答说:

“我以前公司有一个妹子。

家里超有钱,一身都是奢侈品牌。

她上班就是为了找个地方玩。

各位,你知道她在gucci包里放什么吗?

她最爱地铁门口的小煎包。

买了小煎包就塞gucci包里,

我看着好心疼,但她无所谓。

对我来说,那是名牌。

对她来说,那就是个袋子,

和我们提的塑料袋没什么区别……”

看着这样的一个个故事,

我想起了一句话:

你以为有钱人真像你想象的那么快乐吗?

不,有钱人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这些故事虽然让我开了眼界,但说实话,不够扎心。

让我扎心的是“想跳下去的鱼”讲的一件小事:

“因为工作环境的原因,

我认识了不少有钱的人。

但最让我羡慕的,是一个富二代。

他是家里的二少爷。

他没有像他哥哥一样被迫接受精英教育,

一路被当做家族接班人培养。

所以他反而自由地学习了喜欢的艺术。

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

他都是一脸孩子气的天真笑容。

毫无防备地跟你聊天,开心得不得了,

浑身上下都洒满阳光,眼睛闪闪发亮。

我从不羡慕有钱人,

可是每次见到他,都感到万分失落。

一点都没受到过伤害的单纯,

原来真的只有金钱才能守护。

清代生活家李渔写过一本《闲情偶寄》。《闲情偶寄》中有一节,

是写穷人之乐和富人之乐。

李渔写的穷人之乐真是扎心:

“穷人行乐之方,无他秘巧,

亦止有退一步法。

我以为贫,更有贫于我者;

我以为贱,更有贱于我者……”

一句话总结就是,

跟更差的比,你就会快乐很多。

他是怎么写富人之乐的呢?

“悦色娱声、构堂建厦一类的乐事,

别人想得到却担心没有资金,

我已有钱财,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就是说,穷人所能想到的乐事,

富人可以不用吹灰之力就能得到。

但富人却有很多穷人无法企及的乐事:

“少征收一些利息,穷人就会颂扬你。

减少一些租金,佃户就会手舞足蹈。

在国家财力匮乏时进行捐助,

就可以获得卜式那样的美名……”

李渔感叹说:穷人怎么会懂富人的快乐啊!

楚先生患上强直性脊柱炎,需做髋关节置换手术,

治疗费用要30万。

不治,只有死。

那天中午,63岁的母亲,

破天荒从餐馆买回两份饺子。

“妈,你也吃。”

“你先吃,妈去收拾下东西。”

过了一会,一声巨响。

阳台窗户大开着,母亲落在了地上。

母亲企图以跳楼身亡的方式获取保险赔款,

以治疗儿子之病,

却不知道这份保单已经过期。

“萌医生”讲过另一个故事:

前几年,我在医院实习。

有一天夜里,急诊室冲进来两位农民工,

一位紧紧握住指头,鲜血直下,

旁边酒瓶子里泡着半截手指。

不用说,手指断了。

导师说:现在接还来得及,以后手指功能基本不受影响。

他问:要多少钱?

导师说:三千左右吧。

他愣了一下,说:那如果截掉呢?

导师说:三百。

他果断地说:截吧,不要了。

我倒吸一口凉气。

贫穷,原来可以这样轻松剥夺一个人正常生活的权利。

去年,七夕之前,“胖哥李小鹿”在微博上求助:

“七夕送女朋友什么礼物好,200元以内。”

有人支招:“送卫生巾。”

有人支招:“送食用油。”

有人支招:“送洗手液。”

但有个女孩来了句神回复:

“不如送她一个自由。”

让人扎心的是,这条回复瞬间点赞过万。

一位网友评论此事时,说得更扎心:

“最近几年,流行一个词,

这个词就是‘直男癌’。

不给女朋友买买买,直男癌。

过节送女朋友便宜礼物,直男癌。

不把女朋友当公主宠,直男癌。

不能照顾女朋友情绪,直男癌。

其实,我也想给你买买买。

我也想逢年过节送你昂贵的礼物。

我也想把你当公主宠,让你什么都不做。

我也想时刻陪伴你,常常逗你开心。

但是,我没钱。

钱这个玩意,TMD重要了。

没钱就是直男癌,有钱那叫霸道总裁。”

哪有什么选择困难症,还不是因为穷。

我为什么要讲这些残酷例子呢?我就是想告诉那些佛系青年,

“奋斗太重要了。”

“钱太重要了。”

作家龙应台曾写信给儿子说:

“孩子,我要求你读书用功,

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绩,

而是因为,

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

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

而不是被迫谋生。

当你的工作给你时间,

不剥夺你的生活,你就有尊严。

成就感和尊严,给你快乐。”

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想表达的主题:钱,意味着选择权。

钱不是万能的,

但拥有更多的钱,

你才能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2003年,乔布斯被查出胰腺癌。胰腺癌,被称为“癌中之癌”,

一般一查出就是晚期,

患者平均寿命只有9个月。

乔布斯查出胰腺癌后,

医生断言:活过1年的概率不足10%。

但乔布斯立马做了一个决定:

花几十万美元做了个基因检测,

这个检测全世界只有20个人做过。

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检测呢?

“医生了解驱动肿瘤发生的分子特征后,

可以量身选择特定的药,

破坏让细胞癌变的分子活动。”

为此,乔布斯每年得付出上百万医疗费。

每年花费百万美元,

对我们而言是个天文数字,

但对乔布斯来说,

不过就是从身上拔根寒毛而已。

一般患者平均寿命只有9个月,

但乔布斯因此而多活了8年。

在这8年里,他造出了改变世界的智能手机。

钱,意味着什么?

不仅仅意味着住房、教育、旅行、医疗,

更意味着时间、自由和无比多的选择权。

拾壹
我表弟最喜欢讲一个故事:一个渔夫在海边晒太阳,

一位富翁走过来对他说:

“为什么不去捕鱼呢?”

渔夫说:“捕鱼干什么呢?”

“捕鱼你就能挣很多钱啊?”

渔夫说:“挣钱又为了做什么呢?”

“挣钱你就可以买一艘更大的船。”

“买大船又做什么呢?”

“这样你就可以挣更多的钱。”

“那又能怎么样呢?”

“你就可以像我这样,在海边晒太阳。”

渔夫说:“我现在正在晒太阳啊。”

表弟讲这个故事时总是一脸得意。

于是,我终于忍不住质问他了:

“你能天天这样晒太阳吗?

你兜里钱用光了还能晒吗?

你生了大病还能晒吗?

你有了娃之后还能晒吗?

但是你有钱的话,

你不仅可以选择天天晒,

还可以选择在最好的海滩晒,

你还可以选择不晒太阳,

去山上看夜景,去湖边吹风……

我们年轻时为什么要努力奋斗?

其实目标不是那个钱,

而是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一个人最可耻的行为就是,

明明自己碌碌无为,还安慰自己平凡可贵。

拾贰
最近,一张财务自由表在网上流传。该表将财务自由划分为九个层次,

如此划分未必准确,但有点意思。

●初段:菜场自由。

想买哪种菜就买哪种菜,不看价格。

●二段:饭店自由。

想去哪吃饭就去哪吃饭,不看价格。

●三段:旅游自由。

想去哪旅游就去哪旅游,不看价格,

●四段:汽车自由。

想买什么车就买什么车,不看价格。

●五段:学校自由。

子女想选什么学校就选什么学校,不管成本。

●六段:工作自由。

想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不图挣钱只求开心。

●七段:看病自由。

只要能看好病,不计较医疗费高低。

●八段:房子自由。

想买什么房就买什么房,不计较房价。

●九段:国籍自由。

想选哪个国家作为国籍就哪个国家,不管成本。

我为什么倡导年轻人要努力奋斗呢?

就是希望你在40岁之后,

能在此财务自由表上获得更高的段位。

因为拥有更高的段位,

你才能拥有更多的选择权。

拾叁
看过一个国外的视频短片:一群大学新生模样的孩子,

站在草坪上准备一场比赛。

老师对着这群参赛者说:

“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

我有几个条件要说。

如果你符合条件,就向前迈两步。

如果不符合,就呆在原地不动。”

“如果你们父母的婚姻持续到了现在,向前两步。”

“如果你有机会得到私立学校教育,向前两步。”

“如果你请过家教,向前两步。”

“如果你从来不用担心手机欠费,向前两步。”

“如果你从来不用和爸妈一起担心账单,向前两步。”

…………

当所有条件宣布完之后,

有人在起跑线上一步没动。

但也有一部分幸运儿,

离终点已经不到40米了。

这时,老师对参赛者说:“站在前面的人回头看一下,

我说的每一条,

和你们个人的能力都无关。

我说的每一样,

都和你自己做过的事无关,

但你们却已经领先了这么多。”

随后,老师提高声音:

“准备。”

“跑。”

排在最后起跑的孩子,

尽管奋力奔跑、加速、追赶,

但他们冲到队伍中间的时候,

排在前面的孩子已经冲过了终点。

这条短片,让我想起了《了不起的盖茨比》。

剧中,父亲对盖茨比说:

“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我为什么要做这个稿子呢?

就是想告诉那些安于舒适的年轻人:

“趁还年轻,好好地搏一搏吧!”

不仅是为你自己争取更多的选择权,

也是为你的孩子争取在起跑线上“向前两步”。

拾肆

延伸阅读——有钱人比你还努力,富二代们为什么这么拼?

说起富二代,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就是穿金戴银,动不动就会炫耀自己所拥有的奢侈品。殊不知,靠消费累积身份象征的富二代也已经过时。

此前,南加州大学教授就曾指出:“美国收入前1%的人在教育上的投入数额,占家庭年收入的6%,比起20年前增加了3.5倍;而普通家庭在教育上的花费则基本没有增长,只占家庭年收入的1%。”

数字可能没有直观性。我们举个例子,特朗姆普访华期间,他的外孙女阿拉贝拉的《三字经》朗诵视频引发热议,这背后离不开阿拉贝拉的母亲伊万卡的努力。在小姑娘18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学汉语的语言学校。伊万卡的三个子女都在私立语言学校上课,每年学费高达7.5万美元。

华尔街金融大鳄罗杰斯女儿秀中文的视频又抢了阿拉贝拉的风头。要知道,罗杰斯为了让女儿练习中文,甚至不惜举家搬到新加坡。

如今,“比你有钱的人,比你更努力”的吐槽,时不时就可以听到。很多人对此都表示质疑,事实却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王思聪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已经是众人皆知,何猷君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高材生,也成为美谈。

此外,曾经为人津津乐道的被哈佛录取的杭州二中女生郭文景,在美国大学预科考试中有5门满分,哈佛面试官称赞她“英语流利,颜值高,近乎完美”,这样的履历真叫人羡慕。而她,同样也是一个努力勤奋的富二代。

形成对比的是,《人民日报》有则新闻,说某位父亲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读大学,因为他觉得大学4年基本需要花费8万,而如果女儿高中毕业就打工,四年能挣8万,加起来能省16万。听说了太多“大学毕业工资不如农民工”的消息,甚至,有不少人抱着和这位父亲一样的态度。事实上,即使同样做体力活,读过书和没读过书的,都可以做出差别。

龙应台在写给儿子安德烈的信中有一段话值得我们思考。“我要求你读书用功,不是因为我要你跟别人比成就,而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

背负辍学鸡汤的比尔盖茨也在博客中劝大家要拿到学位,因为获得大学学位更有机会成功。几周前,韩寒发文后悔自己当初退学,也是激起千层浪。

2015年,董卿曾出国深造。当时也被问到,明明已经是一线主持,为什么还去国外念书?董卿则回答,我们每个人都和“更好”之间有一段距离。电视媒体现在竞争很激烈。需要认真学新知识,好好充电。

比你有钱有资源的人,比你还努力,对于生活在底层的人而言,不读书,可能真的会一直很卑微。

觉得那些例子太遥不可及?这里再给大家分享一个故事。

富二代小左,名下有房有车,还有家族企业的股权。通过自己高中阶段的努力进入了世界名校,大学期间也没有松懈,并且靠着自己的沟通和交流能力,在毕业前就拿到了投行公司的offer。但是小左拒绝了这个机会,选择成为一线互联网公司的管培生。一步一个脚印,现在也做到了管理层,而他依然会在工作之余,看一些外国的行业课程,充实自己。

小左大学期间都很低调,从来不会在朋友圈炫富,也只有室友知道自己的家境不错。因为平时价格不菲的英文原版书,小左都不会吝啬地添置,室友也都会借来看。

或许有人会觉得毕竟小左家庭条件好,试错成本低。确实,但这一步步取得的成绩却没有一个是依赖家庭开后门得到的。

小左觉得自己如此勤奋努力的原因,其实和普通人一样,都是害怕失败。无关矫情,他也是不希望自己在未来无法持续满足自己的生活需求。除此之外,他这样的教育投资和付出,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努力可以带来双倍甚至三倍的回报,所以会有更高的效率。比如为了进入名校,小左请私教,为了在国外学习更深入,自己也会跑很多地方,实地考察。小左很珍惜这些机会和资源。

努力,奋斗,收获,人之常情。家庭环境好,教育水准不差,视野也就更宽广,也就越能明白奋斗的意义。竞争是人性的本能之一,为了在群体中获取更加优质的资源,就得付出巨大的努力。千万不要甘心从于碌碌无为的一生。人生最可怕的不是月薪3000,而是对世界妥协。

最后与大家分享一段很喜欢的文字。“这个世界有它自己的轨道,轨道上有坐着火车的人。有一种美好,就是骑着自行车缓慢前行,偶尔停下,看看疾驰的列车。相信每蹬一脚都会前进几米,即使追不上火车。”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投资,你所看到的逆袭,全部都是不懈努力的果实。

感谢原作者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阅读 1844

15投诉

写留言

Uber和Facebook的颠覆者

Filed under: 商业 | Uber和Facebook的颠覆者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信任与验证:即将到来的区块链革命

信任与验证:即将到来的区块链革命

编者按:本文作者Kevin Maney是一名科技专栏作者,畅销书作家。今天的区块链可能就像1993年的互联网一样:十年后你会想知道,如果没有它,社会会怎样运转,尽管现在我们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一些吸引人的区块链目前已经露出端倪,比如,某个公司能让任意一个人扮演银行出纳员的角色,而另一人能告诉你某颗特定钻石的历任主人——这是一个简单的方法,能确保你戴的戒指没有被用于资助塞拉利昂内战。当然,其他区块链概念将来还会挑战Uber和Facebook。

区块链是数字货币比特币背后的技术。这是一种超级复杂的分布式核算技术,能将记录保存在成千上万,甚至上百万台独立电脑中,这些电脑又能协同工作,没有单一实体掌控它们。如果说互联网是由将军指挥的军队(亚马逊将军,谷歌将军),那么区块链更像是蚂蚁的殖民地,每只都为集体利益工作。区块链的宏伟目标远远超过了比特币,就像互联网的目标大大超越了CompuServe一样。

1993年的时候,几乎没人听过互联网这个词。Al Gore等人还在宣讲即将到来的“信息高速路”;一群学生在偏僻的地方(比如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制作最初的不稳定的浏览器。此时离雅虎成立还有两年;没人预见到Facebook、Match.com、WikiLeaks或者宠物视频的出现;马克•扎克伯格才9岁。

想想那之后十年发生的科技爆发与瓦解,想想我们的生活方式是怎样被互联网彻底改变的。Don Tapscott从80年代开始写书,向高科技公司提建议。所以设想一下,当他说区块链是下一个互联网时意味着什么?

的确,Tapscott有一本新书待售——他与Alex Tapscott合著的《区块链革命》(Blockchain Revolution),但这种观点如今已经很常见了。Barry Silbert是比特币早期的顶级玩家之一,去年他创办了Digital Currency Group公司,这样就能向他认为会颠覆全球金融体系的公司投资了。2016年第一季度,风险投资公司向区块链创业公司注入了1.6亿美元资金,而前一季度为2600万美元。这一季度,“区块链”一词的谷歌搜索量上涨了32%。很明显,有什么事正在发生。

比特币是一个有趣的早期应用,它可能会有,也可能不会有分支。然而更重要的是,区块链第一次让我们有可能使网络上的东西只有一份真实数据备份。这就是为什么“钱”成为了这项技术的出发点。当你拍摄宠物视频时,你想让尽可能多的人来复制转发。而当你“造钱”时,你最好能确认一个人将钱转给下个人的时间,并且提供钱的一方不能留有备份。

随着区块链的发展,我们将不再利用互联网将信息和内容放到网上,而是使用一套将信任与验证基本自动化的系统——系统做的是那些我们现在依赖会计、银行、律师和政府机关来做的事。区块链上的所有东西(钱、证书、人)都是真实的,全世界的人都承认它的价值。

更棒的是,因为区块链上的所有东西都是数字化的,所以都是可编程的。人们可以对货币进行编程,记录所有使用过它的人。基于软件的合同能知道一份工作是否完成,并且自动付款,无需任何中间人。区块链上的歌曲能在播放之前要求你先付费,越过iTunes或Spotify将钱转给艺术家。

我们开始见识到区块链的实际应用。Silbert向我讲述了Everledge的情况——它能将钻石放在区块链上。首先,Everledger的软件通过测量成品钻石上40个点的数据来生成一个数字指纹。没有两颗钻石是完全一样的。从那一刻起,关于一枚钻石的经历,区块链上就有了其不可更改的记录。如果你无法追踪到一枚钻石的合法来源,那么就可以假定那是一枚血钻或者是偷来的。

Tapscot还提到了Abra,它能改变全球范围内现金转入个人账户的方式。和Uber使用的方法相同,一端是注册成为虚拟银行出纳员的人,另一端是用户——一名身处美国,想要汇钱给他在菲律宾的母亲的移民。用户可以拉起一个像地图一样的app来寻找最近的出纳员,双方达成一致。用户将钱转给出纳员,出纳员使用他/她的账户将这些钱转入Abra基于区块链的系统。而在菲律宾,用户的母亲用类似方法找到一名出纳员,他会把这些钱转为当地货币交给用户母亲。

整个过程都不会通过银行,花费只是银行收取这类转账手续费的一小部分,而且能够立即完成交易,不需要等待10个工作日。

当然,更多的改变即将到来。正如Tapscott所说,区块链版本的Uber基本可以由司机自行管理——联系、认证车辆和司机,自动收取、拆分费用,不通过Uber,司机也无需向其缴纳高额费用。如果这种系统真的出现了,很容易想象到Uber司机“叛变”的场景。

Tapscott还说,甚至是Facebook也会受到挑战。Facebook的真正价值在于它收集的我们每个人的信息,这些信息是我们免费提供给Facebook的。区块链技术能让我们所有人都参与到社交网络中进行交流,不过我们的个人信息是保存在某种数字加密箱里的。如果Facebook想得到我们的资料,它必须向我们购买。这会毁了Facebook,就像突然让农民为所有照在他的农作物上的阳光付费一样,农民的商业模式会被摧垮。

现在还很难把握区块链可能带来的影响。不过很快,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就不必为了要理解这项技术而头疼,正如互联网盛行时,不是我们所有人都非得知道TCP/IP和HTML一样。随着区块链应用程序的出现,我们会直接使用它。

就在那里,是一个9岁的孩子,他会搭上区块链创造的机遇,成为下一个穿着连帽衫的亿万富翁。

做无法预测的3%的人!

Filed under: 商业 | 做无法预测的3%的人!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在我看来97%的人类行为是可以预测的,只有那3%无法预测的人改变了世界!

 

2017年已经注定的是中国中产嗷嗷叫的一年,此时起,『阶级固化』深入骨髓,我们越来越像一个那个我们曾经口诛笔伐的『万恶的资本主义』:

  1. 中产屌丝化:以土地恢复阶级划分。中产和屌丝的区别是谁的负债更多一点。
  2. 货币信仰裂痕:人民币信任度屡创新低,排列在房产、美元、食品之后。这年头连老太太都不敢存钱了,几乎全民押注人民币持续贬值,纷纷用资产来和央行对赌,去拼命购买无法印刷的土地。
  3. 阶级门票高涨:教育成为阶级军火,从幼儿园开始的新科举之路,一线城市一个孩子上学的开支等于买一辆解放军99式主战坦克。

中产们恐慌了,选择用房地产捍卫阶级。但是,当全社会60%以上的财富都在固定资产上的时候,几十万亿级别获利盘的规模是根本无法兑现的,一旦集体兑现,就挂了。

我们今天可以说,房产永远涨,这种心态,就像猪儿们都说,饲养员永远爱它一样。对于饲养员来说,99.9%的时间,是真的爱猪如子。等到足够肥,该出栏了,饲养员真正的思考的问题只有一个,最终采取的处理方式人道与否。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像筹码社群中发起的『学区房悖论』:为什么学区房值钱,而学历不值钱?为什么读了清华也买不起房,干嘛还要买学区房?根源不能讨论,但是出路需要思考。

对于筹码的读者而言,我们应该积极的思考:阶级竞争的本质是什么,终局是什么,下一步如何布局?

1
阶层竞争的本质与终局

我们集体攀爬社会阶层,归根结底,想争夺的是生存的选择权:时间+空间的自由。

过去,只有贵族才有的选。在1900年,美国人均寿命期望不过47岁,我国不会好于这个数字,只有李鸿章大人这种当朝一品贵胄,才能活过70岁,大部分老百姓的寿命会停止在40岁之前。

饥荒、战乱,在我们的DNA 里面留下了贪婪和恐惧的指令,一定要活下来,看到别人跑,就一定要跑的比别人快。我们都知道,每上升一个阶层,存活的概率就会极大提高。

1900年,美国人均期望寿命是47岁,中国数据暂缺

向上攀爬是没错的,只是时代发展太快了,我们的思维还在农业社会,时代却已经进入到互联网社会了。

筹码团队认为在中国,阶级竞争的焦点不会在房产停留太久,会很快向前切换,不断升级演变:

  1. 开局是地产(静态博弈,一劳永逸);
  2. 中场是教育(动态博弈,价值提升);
  3. 终局是时间(全局博弈,拿钱买命)。
2

静态博弈
地产改变命运的幻觉

地产的估值支撑,是生产资料的捆绑,是纳税管道,是农业思维形成的长期惯性:土地意味着一切。

恰好,地产可以参与信用的创造。在过去20年里,凡是参与政府共同做市,扩大房地产行业税基的开发商和囤房者,都撬动了大量财富。得益于此,我们国家从从资本紧缺、严重依赖美元,到资本泛滥到处投资,只花了不到20年,成果斐然。

如今,我们的地产已经达到GDP250% ,同时,大家对高价持有的物业也给予了越来越大的回报希望,可是接盘侠的人数和资金更多了吗?所有人都在说京沪永远涨,和上两轮股灾太像。

真正主导利益分配的不是房本,而是权力和更大的利益格局。京沪永远涨的前提是经济发展模式的永远不换轨。

我们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在GDP+政治强化引导后的产物。GDP是1934年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西蒙·史密斯·库兹涅茨在给美国国会的报告中正式提的,居然沿用到现在。 二战之前的指标,主要为了工业和战争服务,数量是一切的核心。70多年前的指标,指导70年后的经济发展,结果可想而知。

GDP忽视了系统熵,忽视了外部性,也无法衡量新技术的进步,只热衷于量的堆砌。这种被异化的命令,无异于神经毒素,永远推动着经济体走向肢端肥大症,并可能重现欧洲的早期的错误:为了工业,牺牲一切;为了发展,炮轰一切。

今天,为了GDP,通过房地产收割年轻一代,和为了炼钢,乱砍乱伐是根源一致的。 虽然代价实质上更大,但GDP的反馈却在鼓励我们继续下去。如果这种逆向激励持续下去,读书显然没有买房有用啊,人民币没有房本有用,我们又会重复晚清的教训:GDP全球第一,4亿人口,地大物博,但是被八国联军的百人小分队占领首都,典型的肢端肥大,毫无竞争力。

今天,技术加速进步,历史进程推进迭代速度10+倍于过去,人才的投资回报率轻松碾压房产。月租金3万的房子不常有,待遇超过3万的码农可是越来越多见。游戏的规则在慢慢改变,我们不能只看到财务回报,就以为自己主宰命运了。

3

 动态博弈
提升成功概率的阶级军火

我们一直看多教育,最终的估值是向军工体系看齐,是阶级竞争的工具,是提升成功概率的武器,是博弈从静态走向动态的标志。

因为,有了房产的中产阶级会发现,有限的顶层位置,依然关闭着。

房本一开始是敲门砖,后来站票都算不上。权力和资源的分配都是动态的。当全部的精英都聚集在北上广深,他们的子女在同一起跑线竞争,没有超过其他人的教育,只靠房产根本无法提高胜出概率。

重视教育并不是亚洲家长的偏执,而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1. 高薪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知识壁垒在不断加高
  2. 技术的进步在加速阶层的洗牌和分化,高知阶层碾压底层是常态
  3. 保持足够强的学习能力是保持在本阶层的关键。

古人说,朝中不可无人,如今,是常春藤里不可无人。这些年里,从核弹、半导体、计算机、互联网、生物医药,金融市场,哪一项不是顶尖高知分子和顶层阶级全面收割落后分子/国家?智商税是这个地球上最重的赋税。

成为收割者集团的成员或者公民,是新生代父母的愿望。和中国一样,这催生了美国庞大的『高考复读班产业』。以总部在纽约的Kaplan卡普兰教育集团为例,1994年收入仅800万美元,如今已经是全球最顶尖的终身教育集团之一,收购了好多所大学,每年覆盖100万学生,年收入超过30亿美元,是巴菲特最爱的公司(华盛顿邮报旗下产业,因为太有钱而私有化),没有之一。

竞争还在延伸,许多贵族预备学校纷纷把学制下延到每年学费几万美元的贵族幼儿园,这些名牌幼儿园的入学名额有限,除了学费外,通常还会有10-20万美元额外的捐赠。

中国的教育市场也更加白热化,51talk(COE)、新东方(EDU)、好未来(TAL)、达内教育(TEDU),正保远程教育(DL)等,是国内赴海外上市公司数量最多的板块。 其中,新东方和好未来,更是阿里和百度之后,最大的中概旗舰,估值的持续上涨,折射了从资本到需求的全面看多。

教育的终极是什么? 目前看,更像软件业。想想看,为PC 安装操作系统的微软,市值2000亿美元,为人类安装操作系统的教育产业,怎么可能价值更低呢?在人类社会的动态博弈中,教育的需求是长期的,动态的,就像武器一样,你可以不用,但不能没有,捍卫阶层和Offer的时候,你绝不会后悔多一个技能。

4

全局博弈
时间战场的终极支配和自由

全球年龄中位数

老龄化正在重塑整个世界。

我们不妨看看全球的年龄中位数,中国中位数年龄已经高达36.7岁,即:有50%的人的年龄> 36.7岁。这样的中国,是3000多年中国历史,乃至100万年的人类进化史从来没有的现象。

全世界,10亿以上的人口在未来进入80-100岁区间,我们的一切基础设施都没有准备好,谁能够多活几年,就变成了医疗行业的最残酷的资源竞价。

大量富裕的老年人,推动了时间价值的全面重估。拿钱买命,是持续很多年的投资的核心逻辑。拿钱续命的价格比房子便宜算我输。

1970-2014年,Y轴是全球预期寿命,X轴是每年健康开支

寿命预期突破100岁,医疗开支超过1万美元指日可待

本来,命是无法延续的,时间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但是技术进步,药品会帮助人类穿越时间线,让时间真正的不公平起来,实现真正的阶级不平等。

一个场景:2067年,80岁的小明办理了退休,确实老了,自己的DNA健全程度越来越差,疾病和癌变始终伴随着他。虽然寿命快到了,可是家里还有110岁的老娘要赡养,自己买不起延寿的药物,更换不起器官和身体,只能慢慢走向死亡。公司里的健身房,癌症痊愈后的董事长还在美女教练的陪伴下举铁,110多岁的人了,花了15亿更换了心肺,注射了 1针2000万的抗衰老药物,如今看起来和50岁的人差不多。

对于小明来说,时间公平吗?

公平将最终被消灭,就好像它从未存在过一样。国家将变成一个付费网游社区,能够活多久,取决于你创造的价值,或者你充值的费用。

这只是一个做牙箍、卖水光针的企业:艾利科技 (Nasdaq: ALGN),16年超过100倍

我们要知道,衰老和癌变是医学界的两座大山,技术正在狠狠的攻击这两座大山,并有望在10年内确定性的取得重大突破。

最近暴涨的Kite Pharma(NASDAQ:KITE)在研制CAR-T新药Axicabtagene Ciloleucel,这药大致原理就是:

  1. 从病人身上提取合适的免疫T细胞;
  2. 基因改造这个细胞,类似于装上GPS专门打击癌细胞;
  3. 大量培养这种改造过的免疫细胞;
  4. 注射回病人体内;
  5. 开挂的T细胞开始在体内扫荡癌细胞。

这种治疗中,安装不同的GPS(靶点)就是应对不同的癌症类型。目前还没有一个CAR-T上市。Kite这药如果顺利将是人类第一个获批的CAR-T治疗,这种治疗手段极为暴力,效果明显,但是有小概率直接把病人毒死。

同样,衰老的大山在人类的进攻中走向坍塌。

数十年的研究终于有所突破,美国加州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伊莉莎·拉扎里(Elisa Lazzari)研究发现,细胞的RNA具有可用于识别细胞衰老的特性,因此,可以尝试在细胞DNA年老力衰时,用人工接管RNA来控制基因表达合成蛋白质。在这种思路指导下,阿肯色州的研究团队已经研制出一种新化合物 ,成功清除老鼠身血液里的老化造血细胞,使老鼠的造血功能保持活力。进而使老鼠的整个身体状况都得到改善。在人类医院中,这种RNA手段的疗法已经被引入临床,在癌症和感染等科室中使用。

社会发展指数和人均GDP

技术的进步,将我们人类的竞争,甚至最终的货币体系,都指向时间战场。治疗癌症、延长2年寿命、换一个心脏,都是明码标价,并与时间挂钩。当我们看着高等阶级的大人物,有能力向天再借500年的时候,他的孩子开始从云端下载各项逆天的技能的时候,还是普通寿命的你,看着一事无成的傻逼孩子,还会守着去炒房么?

我们的时代在加速前行。不要停留在过去的估值体系里面陶醉,甚至拼命加杠杆。时间将成为终极的成本,人口是终极的资源,阶级,还是终极的稀缺。

延伸阅读:残酷的世界:你没穷过你不懂!

这不是鸡汤,也不是砒霜。

只是从纷繁复杂的现状中,抓住背后的暗潮涌动,分析我们将面对的未来:

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1、你的下一代将被迫逃离家乡?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这句话出自《圣经·马太福音》25章29节,后人以此为典故,归纳了“马太效应”,即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马太效应是世间最冰冷的规则,却又无处不在。

当“逃离北上广”和“逃回北上广”的话题在网上大热时,以各省人口流动的大数据为依据,得出了一个残酷的结论:

1. 大都市就像抽水机,不停地从落后省份抽取劳动力,或许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就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无数村庄和城镇凋零衰败,但东京和大阪都市圈繁华依旧。

2. 在人口负增长的时代,大都市将毫不留情地吸干周边地区的血液,以便自己能够生存。

3. 残酷吗?不,因为这是年轻劳动力自己用脚(投票)投出的结果。


(图片来自“城市数据团”)

大都市拥有优质的政治资源、商业资源、教育资源、人力资源……

这些优质资源吸引着无数优秀的年轻人,而优秀的年轻人将推动大都市的繁荣发展,从而让大都市获取更多的资源,于是形成了一个优势迭代的良性循环,这就是马太效应中的强者愈强。

而由人口迁徙引申出来的推论,则更加触目惊心:

1. 你还能在这些选择(逃离北上广还是逃回北上广)中犹豫,说明你无比幸福,因为你们的下一代和下下一代可能不会再有任何选择的机会。

2. 假如你最终选择留在了一个生活安逸风景如画的小城镇上,你也许会幸福地过完一生;

3.但在你的子女到了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很可能他们有且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逃离他们终将衰落的家乡。

文中所谓的“无比幸福”其实“无比残酷”。

因为大都市在攫取优秀人才的同时,也在用高额的房价和户籍制度将千千万万的普通人挤到繁华都市的边缘,将他们赶到逼仄的地下室,脏乱的出租房,直到他们梦碎的那一天,收起行囊,滚回家乡,然后他们的下一代再背起行囊,逃离家乡。

这就是马太效应的另一面,弱者愈弱。

2、越有钱收入增长越快!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汤玛斯·皮克提认为,当今的资本回报率已经大于经济的增长率,这将会导致社会财富向少数人聚集。

也就是说,越有钱收入增长越快!经合组织(OECD)的统计数据验证了这一点。

最近30年,英美等发达国家的高收入群体和低收入群体收入都有所增长,但是高收入群体(政企管理者、金融从业者、IT从业者)的收入增长更快。

投资财富的积累犹如滚雪球,同样的速度下,雪球越大体积增长越快。

当王健林“先赚它个一个亿”的小目标刷屏时,你有没有算过:王健林身家2600亿,一个亿只占他总资产的0.04%,对他而言真的只是一个小目标啊!

而对于没有家产且年收入十万的年轻人而言,一个亿的小目标也不算太难,也就是不吃不喝工作1000年而已。

3、寒门再难出贵子

1980年,一个农民家的孩子踏进了北大的校门,邻里乡亲都以他为荣。

可他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

1.自己没读过课外书,跟不上同学的聊天话题;

2.穿衣搭配非常土,女生找他扛包打水,理由居然是为了让自己的男朋友休息一下;

3.做个自我介绍,也被当众嘲笑,说他普通话讲得像日语;

4.除了插秧是能手,他一样都拿不出手。

就是这样一名农家子弟,他创办了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机构,他入选了“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业领袖”,他的名字叫俞敏洪。

寒门出贵子,逆境出英才,俞敏洪的人生经历书写了读书改变命运的传奇。


(俞敏洪照片对比)

可是,如果俞敏洪再晚生几年会怎样?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刘云杉统计1978年~2005年北大学生的家庭出身发现:

1. 80年代中后期是农家子弟用知识改变命运的黄金时代,三成以上的北大学子出自寒门;

2.90年代中期农家子弟的比例开始下滑;

3.2000年之后,考上北大的农村子弟仅占一成多。寒门子弟进名校的通道正变得越来越窄。

农家子弟的名额都被谁占了?

权威期刊《中国社会科学》于2012年刊登了一篇研究报告《无声的革命:北京大学与苏州大学学生社会来源研究(1952-2002)》。

报告通过研究50年数据,得出了一个让全社会哗然的结论:

90年代后,考上北大的精英子弟比例快速攀升,这些社会精英只占全社会人口的1.7%,却有40%的北大学生诞生于这样的精英家庭。

寒门再难出贵子,精英扎堆进名校,这是马太效应的又一次胜利。

为什么80年代是农家子弟的黄金年代?因为高考是1977年才恢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太效应日趋明显。

4、绝望的底层,高喊读书无用

前几天,有读者转给我一篇“半城”的文章,标题是《底层放弃教育,中产过度焦虑,上层不玩中国高考》。

在此之前,我早已在朋友圈刷到了这篇文章,因为标题实在太刺眼,而刺心的是,它反映的难道不就是现实吗?

作者余秀兰借中科院社会学博士后的一项调查得出结论:越贫穷越认同“读书无用”。

村庄贫困层认同度62.32%、农村中间层37.24%,年收入1万元以下的认同比例最高,于是作者用了这样的小标题来描述底层人民对待教育的态度——绝望的底层人民:干脆放弃高等教育。

作者的结论对吗?

对,虽然情理难容,但却在意料之中,不信我论证给你看:

论据之一:家里越穷,读书的代价越高。

2014年《经济学人》的一项报告指出:包括书本费用在内,高中三年的学费动辄数千美元——这往往超过了贫困农村家庭一年的收入。

论据之二: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

2014年,瑞典隆德大学的薄家珉(Benjamin Lillebrohus)的一项统计报告显示:

2012年复旦大学新招收的农村学生占比为10.36%,同济大学占比18.98%,天津大学28.14%,吉林大学32.27%,西北师范大学59.85%,南昌大学43.68%,喀什大学(原喀什师范学院)56.98%。

就像《南方周末》2011年的一篇报道中提到的那样:“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难以被逆转。

论据之三:学校越差,越难找到好工作。

当社会的教育起点越来越高,应届毕业生越来越多时,好工作的门槛也必然越来越高。

毕业生要面对的竞争对手,是人才市场中所有竞争同一岗位的人,所以对于三流大学的毕业生,“毕业即失业”已不再是笑话。

另一方面,无论寒门学子为上大学背了多少债,付出了多少代价,企业顶多只会表示遗憾,仅此而已。

对于底层人民而言,教育的高成本,低收益,导致了他们对教育的绝望。

5、海淀拼娃是怎么拼的?

当“读书无用”的声音在底层日益高涨时,社会中上层却在教育的投入上更加疯狂。

今年上半年,一篇名为《北京的无奈:海淀拼娃是怎么拼的》的文章在各路家长的朋友圈疯狂转发。

当主流媒体炮轰课外班是培养应试教育的机器时,作者透露了他孩子在辅导班的课程:

语文由北大的老师上课,孩子读的是《大学》和《春秋》,但很多内容讲的其实是历史,而且是把中国历史发生的事情与外国历史横向对比,带有文化和哲学的启蒙。

英语则是新东方的名师上课,孩子从自然拼读开始,不再是死记硬背,而是在讲英语故事。

数学则是国内985名校的毕业生授课,小学低年级的奥数就足以让文科生缴枪,但孩子学会了就会有乐趣。

作者称儿子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晚上八点课外班下课,赶回家还要写作业,做完作业还要看课外书,一般是儿童读物,一周读完一本,一个月读完一套,内容包括科技、历史、地理等等。

或许你会觉得这样的家长很残酷,居然把孩子逼得那么苦,说好的快乐教育呢?可更残酷的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孩子自己要求的。

一般控制他晚上十点要睡觉,但他经常会比这个睡得晚,孩子才七岁啊!真的很担心,每次都对他说你不想学了课外班就不要上了,但他总是不愿意,他有一个目标,就是能够赢了老爸,要有他会他老爸不会的内容。

文章的最后一句话耐人寻味:成功真的不是一代的积累。

更耐人寻味的是:龟兔赛跑,如果兔子拼命向前跑,会怎么样?

答案依然是马太效应。

6、社会越发达,阶层越固化

《人生七年》是BBC的一部纪录片,它选择了14个不同阶层的英国孩子,记录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从7岁开始,每七年记录一次,一直到他们的56岁。

这项历时49年的研究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穷人的孩子依然是穷人,富人的孩子依然是富人,阶层在代际间得到了传承。

7岁本该是个天真烂漫的年纪,但不同阶层孩子已表现出了明显的差异。

上流社会:John和Andrew就已经养成了阅读《金融时报》、《观察家》的习惯,他们明确地知道自己会上顶级的私立高中,然后读牛津大学,再然后进入政坛。

中产阶层:男孩会拥有自己的理念,如反对种族歧视,帮助有色人种;女孩则想着长大嫁人生子。

底层社会:有人希望当驯马师赚钱,有人希望能有机会见到自己的爸爸,而贫民窟出生的Paul,甚至把“吃饱饭、少罚站、少被打”当成了自己的人生愿望。

49年之后,他们已是56岁。

上流社会:John成为了企业家并致力于慈善事业,Andrew成为了律所合伙人,他们的孩子继续接受着精英教育。

中产阶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是中产,也会有个别滑落到了社会的底层。

底层社会:Paul成为了泥瓦工,Symon则成为了司机,他们生了一大堆儿女,儿女中的大部分人继续在底层靠出卖劳动力为生。

在一个百废待兴的社会,弯道超车,一夜暴富都成为可能,但社会一旦进入到发达又稳定的阶段,阶层的分化和固化将变得日趋明显。

哈佛公开课《公平的起点是什么》中指出:“即使是努力本身,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于幸运的家庭环境。”

两位罗斯福总统都毕业于哈佛,“布什家族”四代都是耶鲁校友,小布什在竞选的时候甚至开玩笑说:“我继承了我父亲一半的朋友。”

上层社会的人脉、财富、精英意识、教育资源等等,父传子,子传孙。

而社会中下层的孩子,在公立学校接受了所谓的“快乐教育”后,构成了新一代的社会中下层。但不管怎样,发达社会至少能为他们提供可靠的生活保障。

这是社会稳定的另一种形态。

7、社会即将分层,你将会在第几层?

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荣获2016年的雨果奖。

雨果奖是世界科幻小说的最高奖项,堪称科幻界的“诺贝尔文学奖”,可《北京折叠》与其说是科幻,不如说是披着科幻外衣的社会隐喻:

顶层操控规则,中层高节奏工作,而底层的穷人,将连被剥削的价值都不再会有。

当底层人民对着邻里乡亲高喊读书无用时,阿尔法狗已经战胜了李世石,一场“人工智能”的革命正悄无声息地到来。

可以预见,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换人”是必然的趋势,当一批又一批“自动XX机”进入各行各业之后,社会对蓝领的需求将大幅降低。到了那一天,那些放弃教育的底层人民,他们的出路又在哪里?

这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

而对于我们自己而言,更关心的问题是:这个社会还有打破阶层的可能吗?

有,当然有!

即便是在阶层高度固化的英国社会,在纪录片《人生七年》中,依然出现了一个人,他打破了阶层的天花板成功晋升精英,他就是Nicolas ——一个农夫的儿子,他考上了牛津大学,然后成为了美国名校的教授。

十四分之一,从概率上来算,约为7%。

无独有偶,全球复杂网络研究权威、美国物理学会院士巴拉巴西在《爆发》一书中提到了这样一个观点:人类行为的93%是可以预测的,而剩下的那7%无法预测的人则改变了世界。

书中没有给出7%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但至少他给了我们一个启示:

世界上永远存在这样一类人,他能够超越自己的家庭、血缘、环境,他能够挣脱时代对他的束缚,让世界另眼相看,这一类人被称为英雄。

那么问题来了:社会即将分层,阶层正在固化,而你,能成为英雄吗?

金融的本质

Filed under: 商业 | 金融的本质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金融的本质》太精辟了!
这是炎热小镇慵懒的一天。太阳高挂,街道无人,每个人都债台高筑,靠信用度日。
这时,从外地来了一位有钱的旅客,他进了一家旅馆,拿出一张1000元钞票放在柜台,说想先看看房间,挑一间合适的过夜。
就在此人上楼的时候,店主抓了这张1000元钞,跑到隔壁屠户那里支付了他欠的肉钱。
屠夫有了1000元,横过马路付清了猪农的猪本钱。
猪农拿了1000元,出去付了他欠的饲料款。
那个卖饲料的老兄,拿到1000元赶忙去付清他召妓的钱(经济不景气,当地的服务业也不得不提供信用服务)。
有了1000元,这名妓女冲到旅馆付了她所欠的房钱。
旅馆店主忙把这1000元放到柜台上,以免刚才看房的外地旅客下楼时起疑。
此时那旅客正下楼来,拿起1000元,声称没一间满意的,他把钱收进口袋,走了……
这一天,没有人生产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人得到什么东西,可全镇的债务都清了,大家很开心……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一个什么道理?
答案:这就是金融。资金要流通才能产生价值!而经济数据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马云主演的大片,值得一看

Filed under: 商业 | 马云主演的大片,值得一看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十年前,一位来自中国的英语老师当着全世界的面“夸下海口”,没有人相信!

七年前,“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没人相信,银行笑了,专家笑了!

今天,最珍贵的创业大片终于面世!马云亲身讲述背后的艰难困苦!

这部大片,制作8个月,视频素材30000分钟,公开了太多的不为人知!

这就是这部珍贵的史诗级大片

(今晚不要追剧了,就看这个)

“我今天还没被打倒,可能你也一样,因为我们彼此怀揣梦想。”

☝1996年,马云和同仁在中国黄页的合影

☝1996年,马云在中国黄页

☝1999年创业初期,阿里巴巴全体员工合影

☝2000年马云在国家外经贸部演讲。

☝2000年,马云“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

☝2000年马云在北京经贸大学演讲

☝2000年,马云在民宅湖畔花园里召开员工会议

☝2003年,淘宝创始人团队合影

☝2006年,马云在年度员工大会上演讲

☝2006年,马云在淘宝三周年“江湖大会”上,以风清扬的造型亮相


☝2014年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

挥斥方遒,浪遏飞舟!梦想总是要有的!

马云是一个到今天还是一个创业者的创业者。

如今这个社会,有多少创业公司死于骄傲,死于自大,死于浮躁。20多家倒下的企业,董事长含泪亲诉倒闭血泪史:装逼装死了!

阿里、蚂蚁的人会诉苦说,没人相信他说自己还在创业,更没人理解他说蚂蚁金服还是一个创业公司。在外人眼里,只知道阿里的人有钱,支付宝的人有钱。

但当你半夜还看到灯火通明的支付宝大楼,你一切都明白了!创业的路上,从来就没有“歇一歇”三个字。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对于造梦者而言,哪怕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硅谷风投报告:移动互联网吃掉整个世界

Filed under: 商业 | 硅谷风投报告:移动互联网吃掉整个世界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没错,我们正站在这样一个特别的历史拐点上。
第一次,技术被销售给每个普通人

1,十几年前,我们被 1995 年到 2000 年的网民数增长震惊,这一阶段网民数从 0.5 亿人增长到 4 亿人。

2,技术泡沫后,网民数增长更惊人,从 4 亿增长到今年约 30 亿人;同时,使用智能手机人数达到 20 亿人次。

3,2020 年,全球又有 10 亿人会将通过智能手机上网成为网民,网民数达到 40 亿人次。

4,1995 年至今,不上网或没智能手机的成年人数持续收缩:前者从 1995 年近百分百降至 2017 年约 36%;后者从 1995 年百分百降至 2017 年约 28%。

5,2020 年,全球 80% 成年人会拥有智能手机。

2020 年全球人口数在 74 亿左右;成年人数约 52 亿人次;TV 受众 48 亿左右;有文化和读写能力的人 45 亿左右;功能机用户 43 亿左右;上网人数 40 亿左右;智能手机用户 40 亿左右;PC 用户 17 亿;个人 PC 用户在 10 亿以下。

6,智能手机,让所有人都拥有一部装在口袋里的超级电脑

一部新 iPhone 的 CPU 内晶体管数是奔腾 1995 的 625 倍;仅新 iPhone 发布那个周末,苹果卖出 CPU 晶体管数就达到 1995 年世上所有个人电脑里 CPU 晶体管的 25 倍。

7,所有人,即便是在撒哈拉沙漠,他们手机覆盖率、3G 网络覆盖率及移动设备使用率都在上升。

  第一次,互联网格局被改变

1,人们花在移动互联网上时间,已超过花在所有电脑网页上时间总和。

2013 年 6 月,用户通过桌面上网时间还多于用户通过手机上网时间;但今年 6 月,后者(App + 移动浏览器)已明显超过前者。

此外,移动互联网格局还未完全固定,如就“I installed an app on my Android smartphone.”这句话,其中“下载”、“APP”、“Android”、“智能手机”,这四个概念都还有很大发展空间,2020 年我再说这话时,可能和现在意思已大有不同。

2,生态系统的复杂性。

iOS 和 Androi 两家市场份额因不同地点产业结构不同而相差悬殊。换句话说,用 iOS 还是用 Android,取决于你在哪和你在做什么。

如上图,全球销量看,Android 手机明显多于苹果;但 Facebook 旧金山用户中,苹果设备使用者多于 Android,同时在雅加达,情况则反过来;另外,苹果应用商店收入明显高于 Google Play;而以全球浏览器上网数据看,苹果略高于 Android,但中国数据则完全相反,Android 明显多于苹果。

3、每个新传感器都意味新商机。

智能手机比 PC 复杂得多,PC 不会问任何它应该知道的东西,但新传感器深刻改变电脑能知道的东西,因此每个新传感器,都能带来新商业机会。

4,移动设备能引发“杠杆效应”。

2020 年,智能手机数将达到 PC 的 2—3 倍,但乘以移动设备便携易用带来的便利,移动设备将能提供 10 倍于 PC 时代的机会。

Facebook 和 WhatsApp 是最典型例子。两年内,Facebook 移动广告收入就翻倍,成为一个体量达 65 亿美金的海量客户部门;而只有 30 个工程师的 WhatsApp 一年内信息流量已达到 72 亿条,要知道,全球短信总量是每年 75 亿条。


“杠杆效应”还改变了互联网初创企业对早期资本的需求:2000 年,一个融资 1000 万美金、拥有 100 名员工的初创企业能吸引 100 万用户;现在,融资 100 万美元,有 10 个员工的公司就能吸引 1000 万用户;而未来凭借移动互联网,一人白手起家,不要拿什么投资,就能吸引 100 万用户。

 第三部分,移动甚至重置科技产业

1,智能手机逐渐拖垮 PC。

全球有 20 亿人,平均每 2 年买一台移动设备;全球有 16 亿人,平均每 5 年买一台 PC。

2,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已占电子产品市场半壁江山。

3,1999 年时,全球共有 800 亿张用胶卷拍的照片;而今年,社交网络上分享照片就达到 8000 亿张;苹果和 Android 手机销量,也超越日本生产的照相机。

4,移动甚至改变 PC 领域市场份额。

微软在 PC 领域销售份额持续下滑,已从超过 85% 份额,掉到不到 25%;而苹果却快速占领市场,从收入看,几乎接管 PC 业,在 2013 年达到 1750 亿美金。


5,移动已导致技术中心转移:

硅谷和中国成为新时代中心,代表公司:电脑领域谷歌和苹果,打败微软;芯片领域 ARM 和高通,打败英特尔;手机行业,中国深圳打败原生产诺基亚的芬兰。

6,移动撬动供应链过程:

 第四部分,移动也在重置其它产业

1,科技在主导我们注意力。

2,科技品牌价值巨大。

2004 年,科技品牌价值占全球品牌价值前 100 位的 30%,其中谷歌、苹果、亚马逊和 Facebook 四家占不到 2%;但现在,前者已达到 40%,后者快接近 20%。

3,孩子们最牵挂什么?移动设备。

4,人与人的沟通正趋向纯数字化、纯移动化,现在连爷爷奶奶们,也会使用电子邮件了。

5,移动设备挤压下,电视变得越来越小众,可用来看视频的数字设备,正从数量上超越真正的电视。

6,作为移动设备的屏幕,全球 LCD 液晶屏显示器销量显著上升。

第五部分,科技还有很大改变世界的潜力

1,以下是各行业在 2013 年收入情况。其中,汽车业达到 14000 亿美金,服装业达到 13000 亿美金。

2,通常跟技术相关公司分三种。一是以技术为核心的公司,如苹果;二是通过技术改进产品或扩展业务,但技术不是核心,如亚马逊;三是被新技术催生出的公司,可能做的是传统行业,但都基于新技术,如 Airbnb。而如果重点关注第三种公司,我们会发现:每波技术创新浪潮,都会催生一些新行业,比如:


正如卡车和洲际公路出现让零售业发生根本性转变,因而成就了沃尔玛,移动设备和移动互联网为传统旅游和运输行业创造了全新可能,因此才有 Airbnb、Uber 和 Lyft。由此可见,移动已开始对社会产生深刻影响。

另一重要事实:当一项技术被充分普及,它就被社会“内化”成理所当然的一部分,人们也就不再谈论它。以下几张图,显示了“铁路”、“钢铁”、“计算机化”等技术词汇在 Google Books 出现的频率:

“铁路”

“钢铁”

“计算机化”

而“软件”出现频率如下:

这样的趋势说明:软件和移动互联网已开始走向被内化阶段,成为各行业理所当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软件和移动互联网正在吃掉整个世界,科技业自身已容不下技术发展的张力。

【微营销】极客营销之极致诱惑

Filed under: 商业 | 【微营销】极客营销之极致诱惑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感谢北大校友会对我的抬爱。

昨天分享的几个案例都是我身边的朋友他们在微博微信营销成功的案例,很让人振奋。

很多朋友需要我分享的胶片,下载链接:http://vdisk.weibo.com/lc/3H8a9AXVtFIs33gKiRL 密码:LI9X

​期待更多的交流。

世界上最会经营的网络大学

Filed under: 商业 | 世界上最会经营的网络大学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凤凰城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是目前被视为世界上最会经营的网络大学。它成立于1976年,1989年成为美国第一批被认可的提供网络学位教育的学校,透过遍布全美 15所大学、126处的校园、教学中心,至今有超过15万名的学生,每天通过网络接受远程教育,比学校本身所收的“实体”学生数量还要多。
凤凰城大学约有60%的在线学生能够毕业,这个比例与美国其他大专院校相类似。
1.办学理念
凤凰城大学从创业开始就将培养对象定位于在职成人学生,集中培养社会职业领域最实用的专业人才。所有的设施、专业、人力资源配置都为这个目标服务。它通过 先进的技术手段,提供职业化、强实践性的课程,满足了成人学生的职业期望和提升社会地位的需求,赢得了学生的信任,办学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凤凰城大学办学特色:
l         以在职成人为培养对象
l         由兼职教师提供完善的学习支持服务
l         不受传统约束的实用课程计划
l         多方控制降低办学成本
l         企业化的运作管理机制
l         为国家创造税收及重要的就业市场
2.专业与课程
凤凰城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根据学生和社会的实际需要,灵活地设置适合市场的专业,在专科、学士、硕士以及博士各种层次上有超过100门课程。目前,拥有8个学院Axia(Axia College of University of Phoenix),艺术与科学学院(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商务与管理学院(Colleges of Business and Management),教育学院(College of Education),健康与护理学院(College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信息系统与技术学院(College of Information Systems and Technology),军事学院(Military (Domestic)),高级研究院(School of Advanced Studies),主要集中在会计、行政、商务、管理、教育、市场营销、护理/卫生保健、技术等8个学科领域。全部采用网上授课,不设学期。一门课上完以后再继续另一门课,学生可以随时入学参加课程学习,课程修完合格后即可毕业。
凤凰城大学承认已有的学习经历和学分,采用与其他大学相互承认学分的机制。学生如果在其他大学或经过承认的场所接受过教育或培训,其获得的学分或专业培训证书都被承认,或可换成学分。学生用于学习的时间要少于其他美国大学。凤凰城大学网站要求学生“每周平均用15-20小时来学习”,若选修一个3学分的课程,一般课程将在5-6周内讲完,这样该课程约需96小时的学习时间,这是其他美国大学3学分课程学习时间的70%。
3.学生
凤凰城大学的入学条件相对较低,申请注册入学的学生必须年满23岁,并有中学毕业证书或相同学历,在职,且通过了凤凰城大学综合知识评估测试。申请读研究 生课程的学生还需要至少3年的工作经验,并要求提供已获得资格认证的美国大学中平均得分点为2.5的成绩单,或者是美国境外的一所具有相同资格的学院的成 绩单。
凤凰城大学培养对象定位于在职成人学生,学生构成主要为在职成人、少数民族、基础较差以及在传统高校曾有过失败经历的学生,其中女性及少数族裔比重较大,女性占到注册学生总数的66.6%(数据截至到2008-2-29)。
4.教师
凤凰城大学没有聘请所谓的专任或终身教授,而是由将近8000人的在线兼职教员,许多教师是已退休,或是需要调整工作时间的教师。兼职人员,还包括公司总 裁、高级信息主管、财务主管或专业研究人员,均持有博士或硕士学位,至少具有5年相关工作经验(实际上平均是16年)。目前教师队伍中26%已经服务于集 团4年以上。他们了解真实的社会需求,拥有最新的工业理论与应用技术,把产业界的知识和经验带进课堂,保证了教学内容紧跟市场需求,并容易与有工作经验的 学生交流。他们充当了教师、顾问、辅导员和学习事务助理等多种角色。
凤凰城大学的在线指导教师在接受指导任务后首先要接受比大多数美国大学更多的培训。新聘请的教师要接受诊断性评价,开课前还要接受四周岗前培训。培训内容 包括熟悉凤凰城大学的教育政策、教学指导软件、步骤、程序、在线技术应用技能等。然后在资深教师辅导下,用两周时间规划教学大纲。首次上课时,校方还会派 一位资深讲师协同教学。在执教过程中,教师要接受学生及学校的评价,以保证有效地按照课程设计传授课程。并不是所有的教师都能通过这些培训,有些不适宜在 线讲课的教师在上完第一堂在线课后就被否决了。2002年凤凰城大学在线部分注册学生达60,000人,较2001年增幅达60%,年收入超过了整个阿波罗集团当年收入(10亿美元)的1/3。仅仅简 单地认为美国比中国更具备远程教育的成熟市场是不充分的,阿波罗集团创始人约翰·斯波林在塑造教育产业新模式上的专注、目标清晰、简化、创新等成功秘决也 许会让我们更加明白一些东西。

现在,我的桌上摆放着阿波罗集团(Apollo Group)的公司年度报告。美国大部分上市公司有一个传统,无论你在地球的哪个角落,只要在网上填写一些信息,索要公司的公开财务报告,他们都会立即寄 出。想来中国的潜在投资者会引起他们的更多注意。我所关注的是他们的在线业务,即凤凰城大学在线发展状况,我把它当作是远程教育市场的一个晴雨表。

报告显示,2002年凤凰城大学在线部分注册学生达60,000人,较2001年增幅达60%,年收入超过了整个阿波罗集团当年收入(10亿美元)的 1/3。这是不是让国内的远程教育机构有点羡慕?不可否认,美国的网络经济环境和社会需求基础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也许有人会因此简单地认为美国比中国更具 备远程教育的成熟市场。但如果我们仔细看看阿波罗集团创始人约翰·斯波林的经历,会从其大半生对教育变革的执著追求中得到一些启示。

艰难的起点

约翰·斯波林最近被美国的《快速公司》杂志评价为教育领域首富。这位82岁老人的经历颇为传奇: 早年出身贫寒,做过水手,曾到过上海等亚洲城市。幸运的是,他在工作中遇到了一些有头脑有知识的人,同时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并任教数年,成为历史学和人类学 教授。因为教学工作比较轻松,约翰·斯波林积极参加各种政治活动,加入了美国共产党组织,成为教师工会联盟的领导人。但在组织罢工失败后,他曾陷入精神低 谷,一度无所适从。1970年,斯波林在参与一些校外的培训项目设计时,总结出一套基于学习小组的教学方法: 把某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当作“教师”引入教室,与学习者进行平等交流,然后让每个小组完成一系列有挑战性的项目任务。这种教学方式效果相当好,引起了斯波林 的思考。就此,他很快制订了一套面向成人的教育项目计划并提交给学校领导,却碰了一鼻子灰。“我们不需要有金钱味儿的学生,你最好回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 作”。斯波林忽略了这个忠告。他并不熟悉商业运作的模式,但他直觉感到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在成人就业人群中迫切存在着对学历教育的持续性需求。斯波林在自己学校无法实施的情况下,转而寻求其他支持。但美国当时的教育体系完全是一块铁板,他找不 到任何机会。然而,斯坦福大学的副校长弗兰克·纽曼给了他很好的建议,“教育当局只有在出现财务危机的时候才会寻求革新之道。你不如找那些财政紧张的学 校,并让他们相信你的模式能够给他们带来转机”。弗兰克的建议对斯波林有相当大的影响。他开始认真考虑创办自己的企业,用商业模式实现自己的理念。“我们 可能会生存,也可能会死亡,因为市场是丛林,但是我喜欢这种方式。”促使他下定决心成为商人的另一个原因来自于几年前运作教师联盟这样的非营利性组织遭受 的挫折,他再也不愿意失去对一件事情的控制能力。最终,五十三岁的斯波林选择了当时财务状况不佳的旧金山大学,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历程。

塑造教育产业的新模式

旧金山大学的试验很成功。就在斯波林继续把自己的服务扩展到其他学校的时候,引起了加州教育当局的注意。无疑,斯波林的做法触犯了高等教育中的固有规 则和文化。他把营利性的观念拉到了象牙塔中,这在当时简直就是违反天条。斯波林回忆当时的处境,“如果他们能够把我杀死,他们就会那样做”。在学术圈子 中,他的做法被认为是赤裸裸的实用主义,让大学教授们失去了本来的意义。斯波林确实这样做了,他虽然还是圣何塞大学的终身教授,却在自己的商业试验中完全 抛弃了固定教职的方式。直到如今,这个企业的8000多名教职人员仍然是兼职形式的职业人士,他们白天工作,晚间授课。斯波林还废除了传统的授课方式,以 及固定的课程模式。今天的凤凰城大学课程都基于相互平等的学习小组的方式,教师并不是所谓的知识权威,在学习小组中与学习者处于相同的地位。他们的任务不 是讲解,很大程度上是为这个学习小组服务的。

加州的教育官员和政客们认为,斯波林的运作方式是亵渎学历教育。斯波林与他们经过五年多疲惫不堪的认证资格斗争后黯然离开加州,转到凤凰城重新开始自 己的业务。他原本以为在亚利桑纳州会相对容易接受新的观念,事实却证明困难程度与加州不相上下。直到1979年,事情才开始在无数次的为了可以颁发学历的 大学。不过直到今天,这种斗争仍然在不同的地方持续着。阿波罗集团有超过30名政治公关人士努力帮助斯波林延伸他建立全球性营利大学的目标。

凤凰城大学本部有着漂亮的红色建筑,里面是一套套完善的教室和管理办公室,不过不存在学生宿舍、艺术中心和媒体宣传下有了转机,斯波林的凤凰城大学终 于获得了教育机构和立法者的认可,成综合体育馆。凤凰城大学的建筑本身也体现了斯波林突破传统教育的理念。学校提供商业、信息技术、财务、管理、市场之类 的学位课程,包括本科、研究生。白天的时候,学校几乎空无一人,到了傍晚,很多人会从工作岗位赶来。当每个教室充满了30-40名职业装束的人士,凤凰城 大学才显现出自己固有的特色。据统计,学生们的平均年龄为34岁,平均年收入在5 -6万美元。大约60%的学员会从雇主公司报销部分学费,这其中包括一些蓝筹股公司,例如AT&T、波音、IBM、英特尔、洛克希德马丁、摩托罗 拉,还有一个大客户群来自军队。

当然,一些批评家仍然对凤凰城大学的学科内容所产生的教育作用质疑。他们认为凤凰城大学缺少艺术、文学素养和人文教育,不能给企业带来真正的人才。但斯波林坚持自己的实用观点,他用两个数字反驳这些意见: 160,000和30%,也就是注册学生人数和年增长率。按照他的观念,这种教育方式本身就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如果这个增长率持续下去,将使这所大学在五年内的登记学生数达到600,000,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系统。

成功的秘诀

正如任何商业成功人士一样,斯波林不承认自己有任何秘诀,但无可否认他的性格和眼光别具一格。斯波林的发展经历确实给我们很多启示: 专注: 斯波林选择了一个自己坚信的领域后就全力以赴地围绕该领域专注发展。在近三十年的发展中曾经两次几乎破产,但他不改初衷。直到今天,斯波林还保持每天5:30起床的习惯,不断思考应对挑战和新目标的战略方法。

目标清晰: 虽然同样是高等教育,凤凰城大学并不打算培养像常青藤大学中的科学研究精英,而是集中培养社会职业领域最实用的专业人才。所有的设施、专业、人力资源配置都为这个目标服务。

简化: 斯波林把商业模型简化到用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而且抓住了最合适的人群进行营销,这样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额外考虑。例如,在选择目标人群的过程中,凤凰城 大学把目光投向了具有自主教育需求,又能够承担教育费用的一个特殊目标人群,并选择了非常实用的学科作为教学重点。斯波林选择这些学科的目的首先是在工作 中能够产生直接的效果,另外可以减少其它人文学科造成的不必要的文化冲突和不可衡量的结果。例如,培养一个高级销售人员比培养一个作家更简单,同时因商业 模型中只关注成人学员(基本上是有正式工作的成人),学校大幅度地减少了建设学生宿舍、提供学生服务的成本和潜在的问题。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人人都能够随 意模仿。这必须突破很多传统观念,最重要的是突破传统教育管理体系的束缚。

创新: 这大概是斯波林最重要的特质。他从一开始就敢于对教育模式中欠缺的功能做出大胆的创造,并不断地在市场中尝试和改进。不仅如此,早在1989年他就对远程 教育的潜力做出了乐观预测,并及时地组织团队开发远程教育的业务。果然,在互联网高潮的几年中,虽然其它公司也开始提供在线教育的模式,却远远不及凤凰城 大学在线的基础扎实。当网络泡沫破碎后,那些公司已经失去了立足之地,而凤凰城大学在线业务却逐步上升。不但在生源上大幅度扩展,还为普通投资人带来了三 倍多的回报。如今,斯波林仍然在不知疲倦地准备用自己的商业利器瞄准新的传统目标。他如今看中了电子书的潜力,正在准备尝试用这种方式消除传统教学中的所 有教科书,以及相关的印刷、运输等与教学本身不必要的费用。斯波林承认这次冒险的成功率并不大,但是他始终坚信互联网时代的名言: 变革或死亡。他认为这就是破坏性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

担忧还是鼓舞

根据我从阿波罗集团得到的一些信息,凤凰城大学已经开始觊觎中国的教育市场,这也许会成为新的“狼来了”的前奏。随着国家政策的进一步开放,我们本土 也可能会出现自己的“凤凰城大学”。因为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也有一批同样敢于突破创新的人们。不管怎样,从斯波林的创业过程可以看到教育本身变革的艰难, 但也同时证明了教育产业的广阔“钱景”。最终,产业化的教育服务会成为满足整个社会教育目的的一个重要补充。

相关链接

●1976年,凤凰城大学成立;1978年获北部中心协会高等学习委员会认证。现今已有110个校园与学习中心,分布在美国21个州、波多黎各及加拿大,是美国在校生规模最大的私立大学。

●1989年,凤凰城大学推出了第一个以计算机为基础的教育教学系统,即网上教学计划,后逐步发展成为凤凰城大学网上校园。凤凰城大学网上校园所推出 的学位与证书教学计划主要集中在会计、行政、商务、教育、管理、市场营销、护理/卫生保健、技术等8个学科领域。全部采用网上授课,不设学期。一门课上完 以后再继续另一门课,学生可以随时入学参加课程学习,课程修完合格后即可毕业。

●凤凰城大学网校学生从注册入学、缴纳学费、购买资料,到教学研讨、完成作业、参加考试、毕业典礼等,所有环节都在网上完成。学生可以随时入学参加课 程学习,课程修完合格后即可毕业。相近地区的学生组成一个班级,开设班级的电子邮箱和论坛,学生可以在论坛上交流各自的作业和观点,教师也会在论坛里给予 指导。学生利用计算机会议系统进行课堂讨论,提出问题或收取答复。评估显示,网上校园的教育质量不低于甚至高于传统院校的教育质量。

●凤凰城大学的网上校园注册人数增长非常迅猛。2000年11月30日,网校注册学生为18500人,到2001年11月30日,已达33700人, 增长率为81.7%。网校在2001-2002财政年度第一季度(9-11月)的总收入达6434万美元,净收入为1095万美元,比2000-2001 财政年度同期的3410万美元、560万美元分别增长88.7%和95.5%。据校方预计,2002年的年度总收入将在2.91-2.92亿美元之间。

●目前,美国教育委员会、美国大学协会、美国成人和继续教育协会、美国高等教育协会、美国护理学院协会等多个教育组织都是凤凰城大学的自愿成员,支持其教学实践

2013中国在线教育创新公司论坛在北京举行(图)

Filed under: 商业 | 2013中国在线教育创新公司论坛在北京举行(图)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2013年1月25日下午,由《中国远程教育》杂志社、国家开放大学新闻办联合主办的“2013中国在线教育创新公司论坛”在国家开放大学举 行。来自在线教育行业同仁及投资界人士150余人参加了本次论坛,并就在线教育公司创业、融资、发展模式等热点话题进行了坦诚而深入的交流。论坛由《中国 远程教育》(资讯)执行副主编李桂云主持。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执行副主编李桂云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原党委书记阮智勇讲话

在会上,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原党委书记阮智勇首先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指出,国家开放大学这些年来的发展一直离不开整个社会的资源的支撑,没有社会资源的帮助,不会有今天的开放大学。而国家开放正式成立以后,将以更加开放的胸襟来拥抱社会,拥抱在线教育。

国家开放大学新闻办主任熊应进发言

国家开放大学新闻办主任熊应进女士在会上发言。她表示,在线教育的发展最近一直是个热门的话题,而她本人也一直在关注在线教育行业的动态和方向。国家开放大学走向开放,需要在教学理念和教学方式等方面走向开放,希望与行业者们一起就教育创新等话题进行交流。

和君咨询高级项目经理侯瑞琦发言

和君咨询高级项目经理侯瑞琦就在线教育在国内外的发展状况做了较为详细的介绍。他认为在线教育市场很热门,而且越来越热。他建议教育创业者谨慎做平台,因为做平台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他还认为,互联网在教育领域仅仅是一个手段,而不应该过分迷信互联网。

天帆资本总经理方东兴发言

天帆资本总经理方东兴在发言介绍中说,在线教育行业一直是他们关注的领域,并希望能成功地将资本注入在线教育领域。

阿帕图英语CEO倪金磊发言

阿帕图英语CEO倪金磊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创业经验,他认为要做在线教育需要了解教育,还要了解互联网是怎么回事。他指出,学习本身是一件无趣的事,需要了解学习背后的真正动机。他还指出中国体制内教育服务的不作为,为在线教育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机遇。

好学网运营总监李中其发言

好学网运营总监李中其在发言中介绍了好学网未来的发展模式,并认为在线教育确实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他从教学、产品、用户、市场、服务等方面谈对网络教育创新的思考。他认为做在线教育公司应该将自己的优势和别人的优势,比如技术、资源、市场合理地结合起来就是创新。

第九课堂CEO马源发言

第九课堂CEO马源在简短介绍了第九课堂的发展模式之后,坦率地向与会者介绍了自己几年来创业过程中的失败教训。浮躁、膨胀、理念思路不清等导致自己走了很多弯路。而他的真诚和坦率在赢得了现场阵阵掌声的同时也为第九课堂加了不少印象分。

比邻教育创始人刘雪宁发言

比邻教育创始人刘雪宁介绍了比邻教育的诞生及发展轨迹。他介绍说,他和他上铺的兄弟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才开始做在线教育的。他们关注的是如何去做内容,如果做好内容。他做介绍时,他上铺的兄弟在台上为与会者演示了比邻教育网站的一些操作方式。

En101公司副总裁马俪发言

En101公司副总裁马俪介绍了分享语言学习革命对在线教育的影响,通过一系列数据揭示未来教育的主流趋势。

EasyHadoop开源社区联合创始人李铭锴发言

EasyHadoop开源社区联合创始人李铭锴分享运用Hadoop开源技术推动智慧教育发展,从技术的角度为在线教育创业者分享如何更好地利用技术。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执行主编夏巍峰发言

《中国远程教育》(资讯)执行主编夏巍峰在论坛的最后做了总结发言。他认为《中国远程教育》杂志是一直以来 关注和支持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发展,希望通过媒体的力量激励有梦想、有追求的创业者不断创新,并为其营造良好的业态氛围,推动在线教育不断向前发展。他还总 结了两点收获:第一,创业者应该学会演讲,口才要好,今天上来的演讲者都很棒。第二,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在线教育的发展都呈现出风起云涌的态势,需 要我们搭建一个交流的平台大家一起来交流。他表示自己就在线教育公司的创业与创新也有一些观点,但因为时间关系将在下一次的会议中与大家分享。

会后与会者们互相交流,希望在资源建设、技术合作、市场推广当方面找到合作伙伴。大家彼此交换名片,交流创业心得。

老板们整天在忙乎什么?

Filed under: 商业 | 老板们整天在忙乎什么?已关闭评论
Posted on

What do bosses do all day?
老板们整天在忙乎什么?

The shocking truth can at last be revealed
让人惊讶的真相总会知晓

May 5th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Gotta hone those networking skills
勤練建立人脈關係的技巧

THANKS to closed doors and fierce gatekeepers, bosses are tricky to observe in their natural habitat. Yet it might be useful to know what they do all day, and whether any of it benefits shareholders. A new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sheds some light.
真该感谢森严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和那些把关的秘书、接待员,首席执行官们总能巧妙寻机,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乐活一下。但了解一下老板们整天都在忙乎什么,是不是对大小股东们有益,这也许还是有些好处的。哈佛商学院最新出炉的一篇研究论文,让我们一窥玄妙。
Researchers asked the chief executives of 94 Italian firms to have their assistants record their activities for a week. You may take this with a grain of salt. Is the boss’s assistant a neutral observer? If the boss spends his lunch hour boozing, or in a motel with his assistant, will she record this truthfully? Nonetheless, here are the results.
研究人员调查了意大利94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让他们的助理记录他们一周的活动。当然你要对记录的详实性打些折扣,助理们是不是中立的观察和记录者呢?如果CEO在中午大吃大喝,或者和女助理去汽车旅馆开房间,她会如实记录吗?暂且不管,我们看看这些调查的结果吧。
The average Italian boss works for 48 hours a week and spends 60% of that time in meetings. The most diligent put in another 20 hours. And the longer they work, the better the company does.
这些意大利的CEO们平均一周工作时间是48小时,其中60%花在开会上。最勤勉的CEO比平均工作时间再多20个小时,CEO工作时间越长,他所在的公司运营越好。
Less diligent chief executives are more likely to have one-to-one meetings with people from outside the company. The authors speculate that such people are trying to raise their own profile, perhaps to secure a better job. Bosses who work longer hours, by contrast, spend more of them meeting their own employees.
不那么勤勉的CEO更喜欢和公司之外的人一对一会谈,研究人员推测,这些CEO可能正在为自己添光加彩,谋求更好的职位。而最勤勉的CEO一组,正好相反,时间都是花在和员工在一起了。
Bosses often complain that they get bogged down in day-to-day operations, says Rajesh Chandy, a professor at the London Business School. Regulations that make them legally responsible for their underlings’ wrongdoings are partly to blame. The prospect of jail is a powerful attention-grabber. Many bosses also feel they must dash around the world pitching to clients. Jim Hagemann Snabe, co-chief executive of SAP, a software firm, reckons that he met over 200 last year. Mr Chandy thinks bosses should spend less time with clients and more time thinking about the future.
伦敦商学院拉杰什•强迪教授说,首席执行官们常常抱怨他们身陷繁琐的日常事务,造成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该归咎于那些相关法规:CEO要对下属的违法乱纪行为承担法律责任。面临可能的牢狱之灾让CEO费脑耗神。另外,许多首席执行官们也觉得他们该满世界飞,向大客户们大肆推销,SAP软件公司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吉姆•哈格曼•史奈博粗略算一下,他去年拜会了200多个大客户。强迪教授却认为首席执行官不应该化太多时间应酬大客户,而要多想想未来。
How much time they spend thinking about anything is hard to measure. But in an experiment, Mr Chandy measured how often bosses use forward-looking words like “will” and “shall” in their public statements. He concluded that bosses spend only 3-4% of their day thinking about long-term strategy.
但化多少时间才叫“多”这很难测定,强迪教授对首席执行官们的公开言论,进行了测试,看看他们使用涉及将来的词汇,如 “will” and “shall”的频率有多高。强迪教授做出了推断:这些CEO们只有3-4%是时间在思考未来的发展战略。
Brian Sullivan, the chief executive of CTPartners, a headhunting firm, says the most difficult part of his job is saying no to people who want a piece of his time. “If it was up to our partners I would be at every pitch,” he says. Mr Sullivan says the only time he gets for blue-sky thinking is when he is in the sky. “Chief executives will rue the day when BlackBerrys work on planes,” he predicts.
猎才公司CTPartners 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沙利文评论自己的工作最困难的,就是以“没有时间”拒绝别人,他说:“只有对我们的合伙人,才会随时恭候。”沙利文说,只有飞在半空中的片段时刻,他才会去做一些空中楼阁的未来发展之类的思考。他预言,如果黑莓手机在飞机上还能正常工作的话,CEO们会懊恼不已了。
Bill Gates took regular “think weeks”, when he would sit alone in a cabin for 18 hours a day reading and contemplating. This, it is said, led to such strategic masterstrokes as “the internet tidal wave memo” in 1995, which shifted Microsoft’s focus (some say belatedly) to the web. But not every boss thinks he needs more time for thinking. “You can hire McKinsey to do that for you,” says one.
比尔•盖茨的工作日程中有固定的“沉思周”,这一周他闭门谢客,每天18个小时独坐室内,阅读、思考。据说,像1995年微软公司重要的战略决策 “迎接互联网浪潮备忘录” 就是盖茨“沉思周”的成果。这个备忘录使得微软公司能以聚焦互联网时代,也有人评价微软的转向已经有些迟缓了。但并不是所有的老板都觉得有必要花时间去沉思未来。有人这样说:“为什么不出钱让麦肯锡去代劳呢?”